阅读数: 22122 | 回复数: 7

发表于: 2018-06-09 09:42 Android客户端
我和师父第一次见面是因为剃头,当时我九岁。
我生下来时摸骨的瞎子就说我是个阴命,活不过十八岁。
瞎子并没有瞎说,除了自幼体弱多病,围绕在我身上的怪事也不少,比如说狗只要看到我就会一阵狂吠。而七岁时村子发大水,我莫名其妙的往洪水里走,幸亏爷爷发现及时将我抢了回来,当他抱起我时一条巨大的白色无鳞怪鱼在爷爷身前的河水中一跃而出,满嘴森森白牙就像尖刀,跌落水中后翻翻滚滚逆流游去。
诸如此类怪事多的几天几夜也说不完,而我的家族似乎也被我“夺了运道”,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困难险阻重重,甚至连家禽都不能饲养,我曾经亲眼见过一只黄鼠狼,在我家院子前来回翻腾了十几圈,最终还是掉头离开了。
但幸运的是我有足够爱我的家人,他们并没有因此产生抛弃我的念头,所以我的童年生活还是充满爱的。
但是并没有挨到老头说的年限,九岁时我整个人的状态便以不好,整日嗜睡、茶饭不思,到后来瘦的脱了形,经常陷入昏迷状态,去医院也查不出病情。
在我病情最严重的时候父母已经将老衣之物放在我的床下,按照规矩找来剃头匠人给我剃阴头。
“剃阴头”是我们村子里的传统,在人将死未死之前将头发梳理整齐,成年男子还要理清胡须,示意整整齐齐的上路,而乡村剃阴头的匠人就相当于现在的入殓师。
我们村子里剃阴头的师父叫廖凡,二十多岁在我们村里定居,住了二十七年,当他为我剃头那天正是四十七岁的生日,所以师父觉得我与他冥冥之中缘分注定,日后才会收我为徒。
当时村子里没人知道廖凡的本事,大家只知道他是个剃头匠。
总而言之那天他来到我家给我剃头时忽然对我爷爷道:“杨叔,串子命不该绝,他的病我有把握能治。”
我是家里独子,可想而知家人听到这句话兴奋成了啥样,我娘当场就给廖凡跪下了,他赶紧扶起我娘道:“嫂子,平日多得你家照顾,就算是回报你们,但我也没多大本事,只能尽力而为,至于说串子的病能不能好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爷爷毫不犹豫道:“廖师傅,只要这孩子能活,怎么安排我全听你的。”
廖凡没二话,抱起我道:“我带孩子去个地方,他能不能好,明天早上就能知道,您几位放心,我觉得问题不大。”
说罢便抱着我出了院子,走出后不久我看到两个双肩隐约冒着黑气,身影模糊的人走进我家院子……
没想到的是廖凡将我带上了青龙山山腰处的一座灰瓦大屋里。
这座灰瓦大屋十分邪门,屋门两边各有一个浑身涂满红漆,真人大小的夜叉雕像,也不知屋子建于何年,何人所建,但屋子里怪事频发,经常有一些山里野物死在屋前空地,其中不乏狼、熊这类猛兽,曾经有一任村长提议拆了山中大屋,结果晚上一家吃饭时村长当着家人面将自己舌头嚼碎咽下了肚子。
于是这间屋子就成了村里人的禁地,无论大人小孩,决不允许靠近屋子一公里以内的区域。
我其实有知觉,但精神倦怠,动弹不得,进屋后廖凡将我放在布满灰尘的大桌上,接着在我脑门贴了一张黄纸,又将三根银针插入我的脑门里。
随即他点了一支蜡烛放在地下,说也奇怪,银针入脑我的精神头忽然就足了些,整个人意识也清明许多,廖凡看出我的状态有所好转笑道:“串子你的病其实就是魂魄不稳,我用灵符和银针稳住你的七窍魂魄,暂时可保无虞。”
我艰难的道:“廖叔,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他道:“看你样子魂差必勾性命,所以老屋子是不能待了,这里是一处赶尸客栈,尸、鬼不同道,罗刹爷的地盘儿阴鬼不得入内,我是借尸气暂保你的性命,不过想要继续活着就得看你造化了。”
我忽然福至心灵道:“廖叔,求你救救我。”
他嘿嘿笑了一声道:“到这份上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别多想,好好休息吧。”
一直捱到天色放亮,他将贴在我额头上的符箓扯下,烧成灰调和清盐水喂我喝下,说也奇怪一碗灰水服下我浑身发软,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廖凡笑道:“知道饿了?”我点点头“嗯”了一声。
他从口袋取出两块黑黝黝的肉干递给我一块,这东西吃到嘴里寡淡无味,而且硬的和铁块一样,我扯着脖子吞下肚,立刻便有一股清凉之气在我腹中聚集升起,四肢百骸有了一些力气。
“廖叔,这是啥肉?”
廖凡道:“这叫阿魏,是一种中药。”后来我才知道阿魏是一种长在尸骨上的真菌,滋阴补气有奇效。
随后我是自己走着回家的,家里人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激动的热泪盈眶,我娘紧紧搂着我勒的我气都喘不匀实。
爷爷问道:“廖师傅,这孩子大医院都诊断不出病情,您是怎么治好的?”
廖凡道:“现在还不能说痊愈。”他拉着我爷爷站到院子门口道:“杨叔,你难道就没觉着屋子建的地儿有问题?”
“屋子?……能有什么问题?”爷爷不解的问道。
说到这儿就得解释一下我家屋子所在的位置,我家建在青龙山入口处一片隆起的高地,当年造房子时风水先生说此地:地势高远,立意雄浑,在其上盖房必然吸天之精气,聚地之华彩。
所以我们家是村子里地势最高的一处,推门就可俯瞰全村景貌,爷爷说他最得意的就是在此地建房,成了“人上人”。
廖凡下了高地指着隆起的高地道:“杨叔,风水上把这种平地隆起的地形称为坟头堡,阴鬼之物红白颜色看的最清,坟包之状看的最真,你把屋子建在一座坟头上这叫请鬼来,村子里一旦老人,勾魂的鬼差都从你家里过往,所以串子的病就是魂魄不稳,定了魂自然也就好了。”
爷爷听了大惊失色道:“可是风水先生说……”
廖凡笑道:“风水先生非不懂,而是得了人好处,故意撺掇你在此建屋的,不信你把屋子拆了,向下深挖六米便可知其中道理。”
“廖师傅,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相信就拆屋挖地,否则说了也没意思。”廖凡道。
爷爷思索良久,一拍大腿道:“倒霉了十几年,我也受够了,大不了这地儿我不要了。”
于是饱餐一顿后老爸便找来乡邻帮忙拆房子。
消息立刻轰动全村,帮忙的,看热闹的将我家围的满满当当,在众人的帮助下屋子很快被推倒,接着挖开地基,只见水泥下的黄土十分干燥呈土坷垃状,用手一搓便散成黄沙。
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地下泥土怎会如此干燥,看热闹的村民也觉得古怪,纷纷往后退去。
干土容易挖掘,所以施工速度很快,没多一会儿一串串白森森的骨头便从土层下逐渐露出,当它的全貌被发掘而出时,村民们顿时发出一片惊叹声。
我家屋子底下居然埋着一条超级巨蟒的骸骨。
只见巨蟒白森森的骨节尖叉竖立,每一块骨头都有成人脑袋大小,由此可知其肉身粗大,而它的长度也令人感到不寒而栗,虽然身体盘在泥坑中,但能看出来至少有二十米左右。
庞大的骸骨令我感到自己的渺小。
一片慌乱中,廖凡稳稳的对爷爷道:“杨叔,你家从不生耗子,家禽也是养一只跑一只,就是拜这条鬼蟒所赐,这是非常恶毒的截运风水局。”说罢他又扭头对一人道:“刘华婶我这话说的没错吧?”
刘华婶儿顿时有些慌乱道:“你乱说什么呢?我根本听不懂。”
廖凡懒得理她道:“咱们这山形如青龙,而此地正是入山必经路口,是为龙首,龙首之地却又埋入一条小龙,风水上将此称为二龙戏珠,按说这是福祉所在,如果将先人遗骸埋入其中,便可劫走此地运道,老婶子,你丈夫这些年在县里风生水起,怕就是借了老杨家的运道吧?”
刘华婶儿张口结舌道:“你、你……”
没想到这其中居然还有隐情,廖凡对我爷爷道:“杨叔,这块地适合建阴宅,而非阳宅,风水先生骗你在此建房的道理只有一点,虽然先人遗骨埋在蛇骨之下可以截运,但此地土质干燥,是一块极其凶险的阴煞地,死人葬入会尸变,所以必须在上镇以阳宅,借人阳寿镇阴地,所以将棺木、蛇骨取出,不但你家运道会转,整个村子都会转运。”
没想到刘华婶家是截了全村的运道供其一家所用,这下“阴谋”彻底败露,不过摄于她家的权势,村子里人也不敢怎么样,况且风水说也不可能作为定罪的证据,连报警都没门。
老爸也只能狠狠瞪刘华婶儿一眼下去刨坑,廖凡解了这截运风水局后便对我道:“串子,能帮叔个忙吗?”
我道:“叔要我做啥事?尽管吩咐就是了。”
他嘿嘿一笑道:“乖孩子,我带你去趟县城。”说罢跟我家人打了招呼,带着我一路走到县城最豪华的酒店前道:“你仔细看看这座酒店,有什么奇怪的现象。”
站定之后我仔细望去,只见酒店顶部靠北一侧隐约透着一股黑气,但可以肯定那不是排出的油烟,因为黑气虽然很薄,但极难消散,在空中飘荡很长时间才逐渐扩散消失。
我指着那股黑气道:“那个位置有一股黑烟。”
廖凡拍拍我脑袋道:“好孩子,待会儿叔给你奖励。”说罢变戏法似的手一翻,出现了一只扑棱着翅膀的白鸽,廖凡将一根火柴棒塞入它嘴里一指北向道:“去吧。”
白鸽就像听懂了他的话,展开翅膀眨眼飞入酒店顶部,此刻我身体已无大碍,便问道:“叔,你这是要做啥呢?”
廖凡微微叹了口气道:“我来是要替自己讨一个公道。”他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而问我道:“串子,你愿不愿意跟着叔学这门手艺?”
我小孩脾气,眼见他的种种神奇手段,心里早佩服的五体投地,当然愿意跟着他学手艺。
我没想到的是廖凡说的手艺居然是剃头。
当然这是后话,眼么前要做的事情还是“放鸽子”,我好奇的问他道:“廖叔,为什么我能看到那股黑烟,你却看不到?”
“因为你从小住的地方就不太平,小孩容易受影响,所以体内阴阳失调,体质偏阴的人就容易看到一些常人无法见到的现象,这种黑烟叫鬼气或尸气,但凡见到都是走阴之地,一定多加小心。”
我心里忽然有些不满,既然他早已知道我家里状况,为何不早早揭穿,害我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后来廖凡也解释了其中缘由,不过这是后话,稍后再说。
很快鸽子飞回,嘴巴里的牙签换成了一枚钥匙,廖凡面有喜色对我道:“这事成了。”说罢带着我往回走。
我实在好奇,忍不住问道:“叔儿,你为啥给鸽子叼牙签,为啥回来后又变成了钥匙,难道鸽子也会变戏法?”
廖凡笑了道:“这门手艺说起来不太光彩,是盗术里一种叫鸡鸣狗盗的秘术,嘴里叼牙签是为了防止飞禽开口鸣啼,而它找到了所要物件便会丢弃牙签,叼走此物,偷儿以这种手段盗窃别人家里的玉器珠宝,就算青天白日作案也是神不知鬼不觉,所以看到有陌生人拎着鸟笼在家门口转悠一定要小心提防贼偷。”
我赞叹道:“这鸟儿真厉害,还能分辨物品。”
“它当然没那么聪明,但是你可以训练,比如想让它偷珠宝便在家放各种珍珠玉器,它见到这些东西自然就会叼走,而我让它叼的是钥匙。”说罢廖凡将钥匙在手里一抛,接住后再张开手钥匙便不见了。
我看的开心连连拍手叫好,心想要是能学会这门手艺,我就把刘华婶家里值钱的宝贝偷光。
因为房子被扒了,晚上我只能睡在廖凡家,这一晚是我记事以来睡的最痛快的一觉,两眼一睁便是日上三竿,廖叔特意给我炖了鸡汤补身子,喝完汤我想去看家里状况,可刚出他家门就觉得不对。
只见西北角的杂物间隐约有黑气冒出,想到他昨天对我说的话,寒毛直竖,正在犹豫该不该进去,只见两扇黑漆漆的木板门晃了晃,啪嗒一声后,便有一颗滴溜滚圆的大眼珠子透过门缝望着我。
我吓得屁滚尿流,然而还没等我喊出声音,木门咚的一声被推开,一头猩猩“吱哇”乱叫的攀爬上屋顶,双手举过头顶连连拍动,似乎很得意刚才吓着我。
青龙山当然有猩猩、猴子出没,见到一只猩猩没啥奇怪的,但奇怪的是屋子周围黑气并没有消散,而偌大的杂物间里有杂物,只有一黄泥陶瓦为盆的景观树。
这棵树树干约有成人胳膊粗细,树上长满了墨绿色手掌大小的厚叶子,浓密的叶子里长着两颗白森森的大果子,黑气是这盆植物发出的。
既然不是鬼或尸体,我胆子就壮了起来,走到杂物间撩开树叶想看看是什么果子。
随即我便看到的两个发悬于枝面色苍白的死人头颅,尤其可怕的是头颅双眼瞪得巨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这突如其来的诡像又把我吓得魂飞天外,转身就要跑,却一头撞在廖叔的肚子上,我身体羸弱,俯身要倒,他赶紧扶住我,接着左手按住我的天灵盖道:“你魂魄未稳,受了这么大刺激先定定魂,否则容易晕厥。”
我浑身汗出如雨浆,只觉得脑袋一阵阵发晕,两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站着,过了很长时间我才觉得平静下来,气喘嘘嘘坐在地下两眼一动不动的盯着“两颗死人头”。
仔细看清楚才明白这并非人脑袋,而是两颗表面纹路像极了五官的大圆果子,只是隔着叶丛看失了真,被我误认为是人头。
廖叔走到树旁道:“这叫阴沉木,过些天我用这东西给你做个玩意。”话音未落猩猩轻舒猿臂跳进了屋里,它炫耀似的走到花盆边两手将其端起,沿着屋子走了一圈又放回屋当中。
我心念一动道:“廖叔,饭馆里冒黑气的东西难道就是这棵树?”
他没来得及回答,猩猩却连连点头,“吱哇”尖叫一声,那模样滑稽又好笑。
廖叔轻轻踢了猩猩一脚笑道:“赶紧走开,就知道显摆自己。”转而对我道:“这棵树就是阴沉木,极其难得的宝贝。”
廖叔给人的印象就是老实、木讷,一般很少和人说话聊天,但只要和我在一起,话就会多一些。
此外廖叔有个习惯,每次去人家吃饭,他都自备碗筷,他说自己的手经常触摸病人身体,所以不干净,省的讨人嫌。
后来我家里盖房子,白天没地儿待,廖叔在家就会招呼我去他那里,而从他破了我家的截运风水局后名气响亮许多,所以比原来忙碌不少,我小孩心,好奇心重,没事儿便跟着廖叔四里八乡的跑,跟着后面蹭热闹。
没过多久我便亲身经历了一场诡异状况。
但那次生意并非廖叔接的,而是马婶接的。
在廖叔“蛰伏”期间,马婶就是我们村子里唯一的巫婆,周围四邻谁家有点怪事都找她办,但这一次马婶却遇到了“坎儿”。
邻村一个七十八岁的老头死亡,他子女买回寿衣后右脚的元宝鞋无论如何都穿不上身,请马婶去“问了神、退了鬼”也没用,明明大出脚一圈的鞋就是上不了脚。
马婶知道凭自己能力是搞不定了,于是让廖叔“助一臂之力”。
我反正也没事儿,求着廖叔带我一同前往,他仔细想想道:“死人的地方阴气重,你还是别去了。”
“廖叔你就带着我吧,在家也没事儿,我跟你后面学点本领嘛。”仗着廖叔喜欢我,我跟着他后面没皮没脸的央求。
他本来不善言辞,憋了半天只能笑笑道:“那你去了可不能乱说话,一定要听我话成吗?”
我心里乐开了花道:“成。”
随后我两便去了邻村,在灵堂里见到了亡故的老人。
他身材瘦小,皮肤黝黑,整个脑袋比一个成人拳头大不了多少,尖尖下巴上有一撇长长的八字胡,面相和老鼠精有点连像。
老人穿着一身蓝色缎面的寿服,左脚好端端的穿着元宝鞋,右脚则只穿了一只云袜。
师父绕着灵床前后转了一圈,又拿起元宝鞋和脚比了比。
鞋子确实比脚大了一圈,可无论如何就是穿不上,只听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有些不耐烦的在灵堂外对马婶道:“早知道请东浦村的王道士就好了,你们到底行不行?老人还等着入坟地呢?”
马婶陪着笑脸道:“大姐别急,应该差不多了。”说罢进了屋子问师父道:“廖师傅,你看这事儿到底怎么办?”
廖叔没说话,朝灵堂外看了一眼悄声道:“马婶,这件事咱们只能干瞪眼。”说罢悄悄脱下老人右脚的袜子,只见脚趾上已经长出一截黑色的长指甲,指甲又尖又锋利。
“这、这是要闹……”不等马婶话说出口,廖叔赶紧示意她禁声道:“这件事比你想的还要复杂,不光是尸变那么简单。”说罢他将妇人请进屋里道:“大姐,我看老爷子的身后事最好是火化。”说罢他取出三炷香点燃后插在老人身体正前方的位置。
右边香的燃烧速度明显快过其余两根,廖叔道:“你看见没有,老爷子这是……”
没等他话说完,妇女凶巴巴的打断他道:“你们这些人就知道装神弄鬼的骗人钱,你让我们用火烧自己老头子,这不就是让我们做不孝后人吗?十里八乡的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一家人以后还有脸在这待吗?没本事你就直说,别在那儿出馊点子。”
她话音未落师父便将灵堂木门关闭,女人顿时紧张起来,下意识退了半步道:“你们、你们想干啥?我可警告你两,我家人……”
“大姐别误会,我就是想让你明白老爷子必须火化的原因。”说罢师父挖了些泥巴,将门上所有透光处全部封住,没了光线灵堂顿时变的阴森起来,甚至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廖叔从包里取出一根粗如人臂的白蜡道:“这是一根牛油蜡烛,我现在要点亮它,不过这根蜡烛点燃后可能会有奇怪的现象发生,我只希望三位无论如何不要发出响动,可以嘛?”
我和马婶都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女人不屑一顾的哼了一声,双手环抱看着房梁。
廖叔将蜡烛插在屋子北角,点亮后又吹灭其余烛火,莹莹一点亮光只能照亮屋角一隅,偌大灵堂其余位置包括老人尸体全部沉入黑暗中。
廖叔将我们带入屋角光亮处,挡在我们身前,起初没啥动静,但随着“吱吱”两声耗子叫,只见老头那瘦如干尸一般的小脑袋悄无声息的突破黑暗出现在幽暗的烛火中。
我当时就下的浑身僵木了,那女人也是倒抽一口冷气,用手紧紧堵住自己嘴巴才没发出声音。
只见老头那小小的脑袋眼睛瞪得滴溜滚圆,从左到右的缓慢移动着,似乎在搜寻什么,每次当他干涸呆滞的眼睛从我脸上扫过,都会让我浑身皮肤阵阵抽紧。
就这样足足过了很长时间,那张可怕的脸才从烛火中退了出去,接着黑暗里传来喀拉拉一阵轻响。
廖叔赶紧打开木板门,阳光透入屋子里的阴气顿时消弭一空,温度也提高不少。
只见老头尸体一动不动的躺在木板上,廖叔走到他脚后对妇女道:“大姐你看看袜底。”
只见白色的云袜上沾染了不少灰尘,显然刚才早已死亡的老头下了地。
“这、这、你……”妇女已经说不出话来。
廖叔道:“我冒昧的问一句,老爷子生前是做啥工作的?”
“是村里的负责人。”亲属回答的比较含糊。
“老人平时的经济状况好吗?比如说有没有什么珠宝古玩之类的东西?”
“我爹穷的叮当山响,哪来这些东西,不瞒你说,他看病办丧事的钱都是我们子女五个凑的,除了一件破草屋子,他啥也没留给我们。大师傅,你问这个是啥意思?”女人口气缓和了不少。
廖叔皱着眉头想了很久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方便打搅了,情况你也见到,如何处理你们家人商议着办,但我可以肯定的说即便今天你不火化,过不了多久还是要火化的,但真到那份上可能就要伤人了,这也不是你们子女所想的。”说罢带着我就走。
马婶跟了上来道:“廖师傅,到底咋回事,你得和我说一声。”
廖叔憨憨一笑道:“您也看到,老爷子这是明显要尸变了,若是非得埋下土,甭说当地,就连我们村子都有大麻烦。”
“可是你问他们家经济状况又是啥意思?”
廖叔张口似乎要说,但想了想转而道:“算了,这是人家的隐私,我就不乱说了。”
然而没等我们走多远,老人的大儿子便追上了我们,他冲廖叔连连道谢,紫红色的面庞却隐约透露着一丝不安,廖叔道:“解决的办法我是说了,信不信在你不在我。”
“我来找大先生不是为了这事儿,而是想知道您问俺爹工作啥的有没有说法?”
“说法当然有,但你未必信,所以不如不说。”
中年人几步绕到师父面前道:“大先生请留步,俺爹生前做的事情俺妹她不知道,但是俺小时听爹说过,他十五岁就跟部队出去打过鬼子,俺爹是有战功的人,按理说一个老革命不应该遭这报应。”
廖叔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中年人急的鼻尖都冒汗了道:“大先生,你一定得告诉俺,老爷子到底是咋回事?”
“你家老爷子是个地老鼠。”师父此言一出,顿时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TA共获得: 威望:2|评分共:2

发表于: 2018-06-11 19:00 iPhone客户端

一人撑全场…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6-11 19:40 Android客户端

引用:原回帖由 镜黑 于 2018-06-11 19:00 发表

1
一人撑全场…
我很不容易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6-12 08:39 iPhone客户端

楼主开一个贴,把列些放一起,把楼盖高些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6-12 09:40 iPhone客户端

继续撒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13 16:24 iPhone客户端

继续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20 22:46 Android客户端

楼主继续呀,怎么不写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发表于: 2018-08-20 22:46 Android客户端

感觉这个故事都阔以拍部电影了
TA共获得: 威望:0|评分共:0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表情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